警惕欧洲银行业成为下一个大雷

2023年05月09日
摘要:

在截至今年3月的五个月内,储户从欧元区银行提取了2000多亿欧元。资金流出在2月份达到了680亿欧元的历史新高,在3月份达到了620亿欧元。与此同时,欧洲的信贷同样也在收紧。

当市场注意力集中在美国银行业,欧洲的银行也正在发生危险的变化。


根据欧洲央行的数据,截至今年3月的五个月内,储户从欧元区各银行取走超过2000亿欧元,2月份资金流出达到创纪录的680亿欧元,3月份流出620亿欧元。

2月份资金流出

与此同时,欧洲的信贷同样也在收紧。


欧洲央行在上周最新贷款调查中指出,今年以来,欧元区企业、家庭和房地产贷款的信贷标准正在全面收紧,这种收紧步伐保持在“自2011年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”。

欧元区信贷标准水平

欧元区信贷标准水平


企业贷款需求下降速度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。来自家庭的贷款需求也有所下降,降幅仅略低于上一季度前所未有的速度。

欧元区私营部门信贷增长情况

欧元区私营部门信贷增长情况


尽管分析师们一而再表示,美国银行业危机与欧洲无关,但业内人士警告,欧洲与美国银行业所面临的风险有着结构性的不同,而一旦欧洲银行出现危机,恢复所需的时间可能要比美国更多——正如2010年前后的欧债危机。


主权风险——欧洲银行最大的风险?


欧洲银行最大的风险不在于存款外逃,而是与主权风险直接但隐蔽的联系。


西班牙经济学家Daniel Lacalle本周撰文表示,暴露于主权风险的程度是欧洲银行业与美国银行业最大的一个不同:

在美国,80%的实体经济融资来源于银行渠道之外,大部分来自于债券、机构杠杆贷款和私人市场贷款。但欧洲,80%的实体经济由银行贷款融资。


欧洲银行大规模向政府、上市公司和大型企业房贷,而这些债务很大程度上又是由政府背书,主权风险的传染效应是显而易见的。


根据欧洲资本要求指令(Capital Requirements Directive,简称CRD)的规定,政府债券被认为是零风险资产,可以分配0%的风险权重。


这意味着银行不必为政府债券准备资本金,但也恰恰增加了银行暴露于主权风险的可能性:如果欧洲政府的信用受到损害,欧洲银行的资产价值可能会急剧下降,导致银行资不抵债。


另一方面,欧洲银行大规模使用于的或有可转换债券(Contingent Convertible Hybrid Bond,CoCo债)是一种风险很大、不稳定的工具。


在特定条件下(例如银行遭遇重大损失),CoCo债可以被自动转换为普通股,因此通常被认为是一种资本补充的方式,因为它们可以使银行在遭受亏损时不必寻求政府救助。


然而,在今年瑞信银行危机时,CoCo债之一的AT1债券被直接减记至0,造成了债权人的大量损失,还创下了债权先于股权受损失的先例。


这一案例也将CoCo债的风险展露无余:当银行遭遇风险事件时,它将对银行产生负面的多米诺骨牌效应。


此外,Lacalle还有更多的证据——欧洲央行数据显示,自2020年以来,欧元区银行对国内主权债券的敞口已明显增加:

意大利银行投资于国内主权债务证券的总资产比例已经增加到11.9%,西班牙银行达到了7.2%,法国和德国银行则接近2%。


在货币过剩的时期,这些风险都微不足道,但对欧洲主权信心的任何下降,都可能使金融体系的资产负债表迅速恶化。


【EBC平台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】: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美国经济弹性超出预期,美联储在和市场的分歧中胜出?

美国经济弹性超出预期,美联储在和市场的分歧中胜出?

投资者一再低估美国经济增长在加息下的韧性,上周五的非农就业报告只是他们遇到的最新挫折。事实也证明,通货膨胀比投资者12个月前预测的要顽固得多。降息押注的消失推高了短期美债收益率,这与投资者对美联储政策的预期密切相关。

2023年06月05日
美国就业数据表现出色,市场低估美联储7月加息可能性

美国就业数据表现出色,市场低估美联储7月加息可能性

美国就业数据再次表现出色,5月份净增加了33.9万个就业岗位。就业数据大幅超出预期,但失业率从5.4%上升至5.7%。市场现在完全低估了7月份加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,而美联储下周加息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。

2023年06月05日
英国脱欧反噬 英镑兑欧元“高烧不退”

英国脱欧反噬 英镑兑欧元“高烧不退”

英镑兑欧洲周三上涨至五个半月高点,数据表明欧元区通胀在降温。5月英镑兑欧元一共升值15%,为去年10月以来最大单月涨幅。欧元区通胀放缓速度触及俄罗斯进攻乌克兰以来的最低水平,比经济学家预想中还要快。

2023年06月02日